作者:辛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5/13 14:49:08
选择字号:
雷电大风强降水冰雹组团袭击长江中下游地区
强对流过程如“迁徙大象”奔跑袭来

 

5月10日,湖北省武汉市局部遭遇10级及以上大风;受雷雨天气影响,浙江省杭州市建德市多地出现树木倒塌、蔬菜大棚受损情况;5月10日晚,在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河口镇上空,闪电划过夜空犹如白昼;5月9日夜间到10日凌晨,贵州省贵阳市城区遭暴雨冰雹袭击,强对流天气导致低洼路段被淹、内涝严重……

据中央气象台最新预报,5月14日至16日,我国又将迎来一轮较强降雨和强对流天气过程,最强降雨时段在15日至16日。与上一轮过程不同的是,这次降雨影响范围广,预计中东部大部地区都将受到影响,其中,重庆、湖北、湖南、安徽、江苏以及广西等地的部分地区将有大暴雨出现。另外,本轮过程同样会伴随着强对流天气的发生。

为何南方近期强对流天气频发?面对来势汹汹的强对流天气公众应如何防御?《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中央气象台专家。

大范围强对流犹如迁徙象群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何立富介绍,从5月10日起,一场大范围强对流自西向东“横扫”了我国长江中下游部分地区,影响贵州、重庆、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浙江、上海、江苏等地。

何立富指出,影响范围广、强天气分布不均、局地致灾性强是此次强对流过程的特点。其中,贵州黔东南、湖南西南部、江西东北部、湖北武汉等地出现了短时局地强降水,部分区域小时雨量超100毫米。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涛介绍,这次过程几乎涵盖大风、雷电、短时强降雨、冰雹等全部强对流天气“选手”,是一次“混合型”过程。

为什么不同区域的强对流形式不一样?“大范围的强对流天气过程其实是由许多中小尺度的强对流天气系统组成的。”张涛解释,“这就像正在迁徙的象群,每一个强对流系统好比一头大象,强降雨、大风、冰雹、雷电等就像大象身体的各个部位,如果以为强对流只有一种天气现象就如同‘盲人摸象’了。”

张涛告诉记者,可以将整个强对流天气过程比做一个“超级象群”,自西向东从重庆、贵州一路跑到了浙江、江苏,影响了我国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至于各个地方、各类天气和强度的分布不均,就可以看作是象群中有成年象和幼年象,各自的体量有差异”。

“以武汉为例,5月10日下午出现很强的雷雨大风,就好比一头成年象的腿。与此同时,江西北部、湖南、安徽等地都出现了大风和短时强降水,这就可以对应其它大象的身体和鼻子等。”张涛说。

“超级象群”从何而来?

为什么出现强对流“超级象群”?张涛解释,就季节进程而言,4月至5月,尤其是进入5月后,长江中下游地区本就处于雷雨等强对流多发的时期。就这一次强对流天气过程而言,大气环流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形成了有利于大范围强对流天气的物理条件。

“来自南方的强盛暖湿气流和太阳照射的能量使大气下层有足够的热量和水汽,同时,来自上层自青藏高原而来的西风槽天气系统具有干冷的特点,最终形成了关键的大气上层冷下层暖的不稳定层结。”张涛说。

张涛表示,这样的不稳定条件一旦形成,就像手枪的子弹已经上膛,当遇到合适的触发机制时,扳机被扣动,子弹发射,局地强对流随即触发。“触发机制很复杂,就本次过程而言,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北方冷空气南下以及局地地形的影响”。

“象群”动态难预测

何立富指出,副热带高压北侧暖湿气流加强、北抬与中纬度和高原南下冷空气结合导致了温度层结不稳定,加上长江中下游大部近期温度升高,下垫面增温明显,加剧了上升运动以及和冷空气的碰撞,导致局地强对流明显。

由于局地强对流形式多样、触发机理复杂,其过程生消快、突发性强、时空尺度较难把握,因此,局地强对流的观测、预报、预警和研究的难度很大。在何立富看来,对任何国家而言,局地强对流始终是预报的难点和重点,也是科学研究的重点,而其防范和应对也是一个涉及方方面面的庞大体系。

专家表示,强对流天气的应对和防范需要区别对待。对于广大公众而言,收到地方气象部门发布的局地强对流预警信息后,最好是减少不必要的外出;相关户外作业单位及时停止户外尤其是高空作业,避免不必要的人员伤亡。如果已经身处强对流过程中,需要根据所处位置研判强对流形式,采取有效的应对方式。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低频射电天空发现神秘天体 等离子体燃烧实现惯性聚变
汤加火山爆发在地球另一端引发海啸 陆地探测一号01组A星成功发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