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1/7/21 22:33:37
选择字号:
郑州暴雨,研究所自救!“还是断电断水断网”

 

7月21日17时,河南省召开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会上透露,据不完全统计,16日以来,此轮强降雨已致郑州市25人死亡7人失联。

中国农科院郑州果树研究所(以下简称郑果所)位于郑州南部,是此次暴雨中受灾比较严重的地区。21日下午,《中国科学报》记者联系了郑果所3位科研人员,请他们讲述了研究所的自救现场。

方金豹(郑果所所长)

前天我因为到贵州参加一个考察项目离开了郑州。没有想到昨天的暴雨会那么大。

昨天留在所里的科研人员大约有150多人,我们的办公区和家属楼相邻,所以加上学生和家属,全所大约有600~700人。

水涨起来以后,我们就在所微信群里讨论和指挥抢险和自救。副所长刘崇怀在一线负责总指挥,几个职能部门,综合处、科研处和后勤处等处长也自发在一线抢险。

刘崇怀在深达1.3米的水中走到种质资源圃去查看水淹的情况。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机被淹了,现在他的手机已经彻底不能用了,我们都没法给他打电话,只能通过别人找到他。我看了他走到资源圃里去的照片也非常感动。

特别是年轻人,一开始没有料到雨势这么大的时候还自发去堵水。我们所位于郑州南部,是洪水中受灾比较严重的地区。由于地势不高,从南门涌进来大量的水,很多下水道也会涌出水。

所以一开始大家想办法用沙袋等堆在南门,或者堵住大的出水口。堵水的措施确实发挥了一些作用,让所里的一些科研仪器和种子库不至于被水淹得太深。

随后,我们又组织职工把重要的仪器和资料搬到高处去,抢救物资。

但很快,所里地势最高的地方水深达到了1.2米。有几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的家属楼一层进水了。郑州从来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雨,我们担心楼体出问题,所以立刻在微信群里呼吁年轻人去帮助家属楼的老年人撤退。

当时很多年轻人在微信群里响应,他们问撤退到哪里。我们决定让家属等撤退到科研楼。我们的科研楼有上世纪九十年代和2010年左右建的,更加安全。

现在所里的积水已经下去了,人员也没有安全问题。但还是断电断水断网。我们已经向院里做了汇报。留在所里的很多人员依然很难联系上,他们还在继续排水、抢救物资和仪器。

马双武(郑果所国家西瓜甜瓜中期库主任)

我的手机刚刚充好电,才开机。

种子库中期库是一栋独立的平房,整个都淹了。

我们所地势不算高,由于市内洪水倒灌,中期库四周水深高达1.2米,比库内地面要高很多。当时我们看到水倒灌进去了,心里都很着急,因为种子是最重要的。水面最高的时候离窗口只有不到10公分,就快要从窗口漫进去了。

一开始我们堵住门,一层层的门都堵,堵卫生间,不能让水涌进去那么多。这个措施起了作用,中期库附属的实验室、整理室,水深大概27厘米,比外面的水面低很多。最核心的放种子的地方水深不到10厘米。

不过情况还是很严重的,当时停水停电,手机没信号,大家互相之间都联系不上。都进入原始状态了。

但是种子库不是密封的,地漏、下水道倒灌得厉害,最后水还是进去了,只是水位远远没有外面水位高,所以种子保存在库里面还是有一定好处的。

后来中期库外面有一个围栏倒塌了,中期库后墙还不断往屋内渗水,考虑到人员安全,我就让还在库里面抢险的人往外撤退。但是门打不开,也不能打开,他们只好撬窗被接应出去。

因为库里面水总的来说还不算多,下了一晚小雨后,整个院子的水退了,库里面水也已经退了。但因为排水不畅,库里地面还有一些积水。我们今天上午所里组织人力才一起把明水清理掉,,还有一些地方有带水的污泥。

我们的主要目的还是保种子。目前看,水淹对种子影响可能还不会很大,因为我们把一些种子放到高处了,核心的东西保护起来了。

但如果长时间停水停电对这些种子还是有影响的。中期库需要低温低湿,但现在库里温度高、湿度高。即便来电了,但是中期库的空气压缩机已经被水泡了,不知道来电以后是否能运转起来,我也比较担心。

可能附属实验室受到的影响比较大,一些仪器设备和物资被淹之后的情况还需要了解。

这是抢救的效果。

能不能很快恢复正常,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核心的种子可能影响不大。

阎振立(郑果所果树种质改良研究中心副主任)

在所里没有信号,为了和外界联系,我跑到郑州机场才连上了网。

我周一刚回到郑州,下午就开始一直下雨,一夜都没停,昨天开始积水。

昨天下午2点到4点多,雨非常大。我们所积水特别严重,不但积水,院子外边的水还往里倒灌。

从4点多开始,外边倒灌水,水来得非常急,来不及堵,直接从我们所的围栏漫灌进来。导致有些地方的水齐腰深。

从6点开始,雨稍微变小一点,但是路上水还是非常多,所里的年轻人都出来抢险。可是找啥也找不到,土也找不到,都被水淹了。

后来联系到所里一个工地上有点沙土,临时弄点沙包,把南大门给堵上了。不论哪里找到的什么板子都用上了,竖在篱笆铁杆旁边,多少能缓解一点,但也是堵不住。

就这样一直抢险到夜里快12点。

所里一半的楼房一楼进水,有几个是年代比较旧的楼,楼里的人都撤退出来,在相对坚固的老科研楼休息过夜。我们正在使用的新科研楼一层也被淹了。多数职工都没有回家,有的带着孩子晚上在办公室过夜。

我们所有桃和葡萄两个种质资源圃,在北院区、地势相对较低。昨天我们去看的时候一片汪洋,围墙也被冲垮了。

副所长刘崇怀很着急,他一定要走到资源圃里看看情况。结果去了以后发现水齐腰深,一点办法也没有,堵也堵不住,只好退回来组织大家自救,以转移、保护人员和仪器设备安全为主。

当时看到果树被淹,难受也没办法,心疼也没办法。

今天早上,我们又去资源圃。路上的水已经退到小腿肚以上,但因为园区地面低,地里的水还比这深一点。

我们迅速联系仪器公司提供几台发电机,给实验室的超低温冰箱供电。联系从新乡调配9台抽水机从资源圃内抽水。我们把资源圃周边的下水道打开,市政也派了一辆抽水车来帮我们抽水。

目前,共9台抽水泵抽水,其中1台为院内管道沟抽水。有2台发电机正在安装,后续还会到位3台发电机,但也只能勉强保证超低温用电。

所有资源团队的成员十几人都在资源圃里忙着抽水,但是现在由于水淹面积太大,积水太多,啥时候能抽完还不好说。

假如长时间被水淹,对资源圃里的果树还是会有影响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把水抽干。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羲和号”成功发射
全球首个!高放废物地质处置协作中心成立 绘制精确的银河系旋臂结构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